杨继东 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GDP超万亿城市增至24座。2006年上海成为首个GDP超过万亿元城市,2021东莞GDP突破万亿元大关,成为第24个万亿之城。此外,北京成为全国首个官宣的4万亿元城市,上海2021年GDP也将超过4万亿元。万亿GDP城市的不断崛起,不仅从城市微观层面,改变了城市之间的竞争格局发生,也将从中国整体经济的宏观层面,对中国宏观经济增长形成重要的冲击和挑战。

万亿GDP城市的不断增长,既表明中国宏观经济继续保持稳中向好的总体趋势,同时进一步凸显了大城市在中国宏观经济增长中的重要性。首先,个别城市增长是总体经济增长的一个缩影。2018年以来,我国过亿GDP城市增加了10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需求和供给受到巨大冲击,2021年疫情阴霾仍在,世界经济总体增长乏力。在如此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之下,东莞、北京等城市经济保持持续增长,表明中国经济增长仍然稳中向好。

其次,城市增长仍然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量。粗略计算,中国GDP总量为100万亿,24个城市过万亿,24个城市经济占中国经济的总体比重超过四分之一,实际占比可能超过40%。这个事实说明,大城市的增长对中国总体经济增长具有重要的影响。

第三,万亿城市增长表明中国经济增长的区域结构继续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既反映城乡格局的变化,也反映地区格局的变化。从城乡之间的变化看,城市的发展仍然快于乡村发展,城市仍然更快地积聚资金,人才和技术。从地区格局看,经济总量的大城市更多位于南方,经济发展的南北差异继续存在。大城市的增长更多是市场力量发展的结果,必将带来更多投资和就业机会。顺应经济区域格局的变化,对国家、企业和个人发展,也都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万亿GDP城市的不断增长,也可能对中国宏观经济发展驱动力量、风险控制和区域平衡带来一些挑战。

第一,大城市持续发展的驱动力量将面临新的考验。随着大城市在中国宏观经济中地位和作用的增强,大城市的可持续发展的驱动力问题变得至关重要。因为伴随城市经济总量的提升,城市内部的产业结构,社会结构和环境、能源结构等,都将发生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对城市持续增长提出挑战。

第二,万亿GDP城市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宏观经济增长的风险。一些突发的不利冲击事件,可能通过影响城市经济进而传导到整个宏观经济。例如,大城市面对疫情的冲击,可能导致城市整个资源流动放缓,不仅对城市经济增长产生冲击,也可能对通过地区之间的经济联系,对整体宏观经济产生重大的冲击。

万亿GDP城市的不均衡增长,会影响国内经济的大循环。中国正在致力于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自立自强。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途径。24座万亿GDP城市分布并不均衡,一定程度上表明各种资源仍然朝向特定城市积聚。因此,未来需要进一步更好地协调区域发展,发挥好大城市的正向溢出效应,积极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责任编辑:王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