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来军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

朱倍其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数字经济已被视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2022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杂志发表重要文章《不断做强做优做大中国数字经济》,以面向未来的视野,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办好发展安全两件大事,促进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顶层设计和体制机制建设提供掌舵之方向。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成就显著。中国数字经济逆势增长,据中国数字经济白皮书的数据,自2015年至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总规模占GDP比重由27%提升至38.5%。2020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7.8%。根据2021全球数字经济大会的数据,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二。

在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发展方面,中国数字经济存在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的问题。中国数字经济的核心技术并未突破,数字技术基础研发能力不够强大,关键核心技术仍需要攻坚克难。中国产业链、供应链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需要加强数字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牢牢把握数字经济自主权。

在数据价值化利用方面,中国数据资源规模庞大,但价值潜力还没有充分释放。如何切实利用好数据要素对于提高生产效率的乘数作用,强化高质量数据要素供给,加快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以及创新数据要素开发利用机制,是当前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价值化的关键。

在规范数字经济发展方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不均等现象突出。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快速扩张,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不规范的问题较为突出,比如数字经济产业间不均衡,不同群体、不同区域的数字鸿沟有进一步扩大趋势。这需要转变传统发展方式,发展高质量规范健康可持续的数字经济。

在国际数字规则的治理方面,数字经济发展面临巨大挑战。首先,在数字经济的国际贸易方面,数据要素如何在各国进行确权,如何进行数据跨境流动,是重要的挑战。其次,在数字经济标准国际协调和数字经济治理合作方面,如何围绕数据跨境流动、数据交易定价以及数据隐私保护等重大问题探索建立治理规则,也是中国当前参与数字经济国际规则治理中面临的巨大挑战。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章中强调七大政策落地点,为中国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提供重要的政策方向。

在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发展方面。首先,要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推动数字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瞄准数字技术战略性前瞻性领域,提升核心产业竞争力,提升产业链关键环节竞争力,牢牢把握数字经济自主权。其次,要加快建设新型信息网络基础设施,推动布局5G网络技术,前瞻布局6G网络技术。

在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价值方面,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作用,不断强化高质量数据要素供给,加快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进一步加快构建数据要素市场规则,鼓励市场主体探索数据资产定价机制,规范数据交易管理,营造安全有序的市场环境。

在规范数字经济发展方面,发展高质量规范健康可持续的数字经济。在防范不均衡发展方面,要健全市场准入、公平竞争制度。在缓解数字鸿沟方面,提升社会服务数字化普惠水平,促进数据优质资源共享机制,进一步优化数据资源的合理配置,更加注重数字经济赋能三大产业的均衡发展。

在积极拓展数字经济国际合作方面,首先要积极构建良好国际合作环境,主动构建数字规则的话语权,依托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开展数字经济治理的国际合作。其次,在数字经济的国际贸易方面,要积极构建安全便利的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和国际化数据信息专用通道,营造更加良好的数字经济国际贸易环境。(责任编辑:王鑫)